澳式英语咱得这样说
首页 > 顾问主页 > 澳式英语咱得这样说

澳式英语咱得这样说

2019-06-17...

阅读:57 收藏:0 评论:0 点赞:0

中国幅员辽阔,各地方言迥异,在跨地域的旅行中经常会被方言难住。可是你知道么,国外也是有方言的,不要以为全世界的英语都完全一样。也许你现在就会苦恼于如何适应澳式英语,不要怕,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新研究发现非英语国移民用澳大利亚方言更简单,所以你更容易掌握澳式英语!

中国幅员辽阔,各地方言迥异,在跨地域的旅行中经常会被方言难住。可是你知道么,国外也是有方言的,不要以为全世界的英语都完全一样。也许你现在就会苦恼于如何适应澳式英语,不要怕,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新研究发现非英语国移民用澳大利亚方言更简单,所以你更容易掌握澳式英语!


ANU新发现:非英语国移民更容易掌握澳大利亚方言

根据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研究,非英语国家的人比英语国家的人更容易接受独特的澳大利亚方言。英国文学、语言和语言学学院的研究发现,把英语作为第二语言学习的人使用“澳大利亚词汇”比如“esky”、“thong”、“doona”和“nappy”的比例与澳大利亚人相同。

研究结果缘起

首席研究员Ksenia Gnevsheva博士说,研究人们如何习得第二种英语方言词汇很重要,因为这反映了他们如何很好地融入澳大利亚社会并成为其中一部分。

“人们到达澳大利亚后使用当地词汇和短语的方式,从某种程度上反映了他们与澳大利亚文化的融合度。有趣的是,非英语国家的人很容易做到这一点,逐渐成为推动这一过程的社会力量。尽管人们认为移民抗拒同化,但我们的研究发现,说外语的人实际上更有可能使用澳大利亚语,比以英语为母语的人更容易接受澳大利亚语,其接受率与居住在这里的澳大利亚人相当,这太不寻常了。” Gnevsheva博士说。

实验研究

这项研究对居住在澳大利亚的四组人进行了测试:以俄语为母语的人,他们第一次接触英语是在澳大利亚;把澳大利亚英语作为第二种英语方言的美国移民和来澳大利亚之前在美国生活过的俄罗斯人;以及以澳大利亚语为母语的人。

研究人员向研究对象展示了50种具有明显澳大利亚或美国名字的食品的图片,如jam(jelly)、esky (cooler)、lolly (candy)、lift (elevator)、rockmelon(cantaloupe)、tomato sauce(ketchup)、torch(flashlight)和queue(line),并询问他们对这些食品的称呼。

Gnevsheva博士说:“研究结果令人惊讶,当地澳大利亚人使用了80%的澳大利亚词汇和20%的美国词汇,这与把英语作为第二语言的俄罗斯人使用的结果相同。”

“美国人只吸收了20%的澳大利亚词汇,而那些先在美国生活过的讲俄语的人保留了他们学过的一半美国词汇,并吸收了50%的澳大利亚方言词汇。” Gnevsheva博士说,影响第二方言习得的一些社会力量是个人的,而且大多与身份有关。

我们发现,已经会说英语的人可能不愿意“放弃”自己的母语,而选择澳大利亚语。许多参与研究的美国人说,他们知道像“nappy”这样的澳大利亚词,但就是不愿意使用,因为如果他们知道,就会觉得自己是国家和文化的“叛徒”。

这也向我们展示了一个人是多么强烈地将语言视为自己身份的一部分,以及如果我们希望他们放弃母语,这对他们来说意味着是一个多么大的要求。

然而,在学校里学过一点英式英语的俄罗斯人对从书上学到的单词远没有那么执着,他们准备放弃这些单词,转而使用澳大利亚英语。这是因为他们到达这里后发现,他们所学的东西与他们选择移居的国家的现实生活情况或沟通方式并不相符。

在另一项实验中,同样的四组试听了澳大利亚口音和美国口音的单词,外加一些编造的单词,并被问及这个单词是不是真的。结果发现,同一组英语作为第二语言的人在正确识别两种口音单词方面表现得最好。

不出所料,澳大利亚人最擅长识别带有澳大利亚口音的单词,而美国人最擅长美国口音的美国单词,但在澳大利亚或美国口音的澳大利亚单词上却表现不佳。

融入澳大利亚社会比你想的简单

Gnevsheva博士的合作研究人员包括麦考瑞大学的Anita Szakay和帕德博恩大学的Sandra Jansen。通过这一研究证明,第二语言学习者在第二方言习得上更灵活、更适应、更能适应当地方言。

不要对澳大利亚英语产生畏难情绪,也许对你来说习得澳大利亚语言,融入这个英语社会其实也不那么难? 

分享到
举报
去主页浏览TA的更多精彩内容 >>
上一篇文章: 新西兰读研完美入读计划
下一篇文章: 澳洲教育专业大解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