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休学的哈佛少年,后来怎么样了?
首页 > 顾问主页 > 那个休学的哈佛少年,后来怎么样了?

那个休学的哈佛少年,后来怎么样了?

2019-02-15...

阅读:114 收藏:0 评论:0 点赞:0

3秒免费留学费用评估

提前算一算,出国留学要花多少钱?

获取验证码

开始计算

如愿以偿进入美国大学不等于“从此过上幸福生活”,学业压力、求职挫败,抑郁、焦虑…是逃不开的字眼。在哈佛学习,是被光环笼罩的一件事。被世界名校录取光荣无比,可随之而来的是巨大压力。 有人咨询自救,有人负重前行,有人休学退学,也有人选择自杀告别…Davi Fulton-Howar曾在哈佛休学了一年半,他在Quora上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我2003年高中毕业,共申请了8所学校:哥伦比亚大学(ED)、哈佛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乔治城大学、塔夫茨大学、华盛顿大学、宾州州立大学和马里兰大学。有些是保底院校,有些是我没把握能否录取并且提供奖学金。

      实际上,哥伦比亚大学是我的首选,但我在4月份收到了拒信;华盛顿大学把我放进Waitlist;其他学校都发了录取offer,宾州州立和马里兰大学还提供奖学金。

      最终,我还是划掉了宾州州立和马里兰大学,尽管PSU有一个IST项目非常吸引人,这个项目与我未来职业规划基本一致,但我还是想选一所排名更高声望更好的学校。

      接下来,我就去各个学校实地考察。

      首先约翰霍普金斯。巴尔的摩的学生跟我说,如果同时被哈佛和约翰霍普金斯同时录取,他一定会选择后者。两个学校的学习强度和学习难度差不多,但约翰霍普金斯的声望没有那么高,满地都是是想去哈佛但没去成的学生(这是他们的学生说的)。当时只有大一和大二学生能住在校园里(据我了解,现在的情况要好一些)。

      然后我参观了乔治城大学,一位高中同校学长接待了我,他有点嫉妒我拿到哈佛的录取信,但他真的很享受在乔治城的日子。我也挺喜欢乔治城校园,喜欢他们上课的氛围,学术很严谨,不过学习强度比约翰霍普金斯的学生低。

      接着,我来到塔夫茨大学和哈佛大学。参观一圈下来,感觉塔夫茨大学不适合我,所以把它也划掉了。

      最后,只剩哈佛大学和乔治城大学竞争。

      如果你去过哈佛,就能感觉到,当你在校园穿梭,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吸引着你。与其他被录取的学生交谈时,我发现他们都非常聪明,而且在某一领域上令人印象深刻。我明白了招生官是如何筛选出的10%录取率(现在更低)。

      哈佛喜欢“尖子生”,每一个人都很全面,没有任何明显的缺陷,同时他们又在某一个方面特别突出,一般是对某一学科或活动充满热情,这些小天才们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社会书呆子。


      其实,早有迹象表明,哈佛并不总是阳光和彩虹。参观学校时学长告诉我,这里的学习强度很大,平均每天要学习10-12个小时,尽管一般周六可以休息。与大多数学校不同,寒假之后的哈佛仍然有考试,评估考试一直悬在你的头上,这意味着假期也要学习。

      但我被哈佛的“神秘感”冲昏头脑,学业难度警告显得不重要。最后,我接受了哈佛offer。

      现实给了我一巴掌。

      在2004年9月入学后,由于在学业和心理健康上出现问题,我在第一个学期快结束的时候请了假。各种问题叠加在一起,最终压垮了我。所有说哈佛“容易”、“想不得A都难”、“努力就可以”的人,大概从没在哈佛上过课。对一名季节性抑郁青少年来说,那半年非常痛苦。

      不知幸运还是不幸,进哈佛很难,但想被哈佛开除也很难。如果你在学习或心理上出现问题,学校一般有一套程序来帮助你,并为你确定返校日期。所以,我决定休学一段时间,期间参见了一个公益服务项目,然后于2006年秋季返回哈佛。


      回到学校后,学习并没有变得简单,我应该不属于哈佛大学的聪明学生。哈佛大学的招生官喜欢说,90%的申请者都可以在哈佛大学完成学习,他们都有这个能力,但最终他们只接受了其中不到10%的申请者。

      期中考试时,我与一些“同病相怜”的同学聊天,我们常常想是不是招生委员看错我们了,实际上我们并不是那可以胜任这种学习强度和难度的90%。

      除了学习,课外活动在大学生活中也占有重要的地位。

      与大多数院校相比,我学的CS更像一个理论专业——所学到的任何编程方法都是用来展示算法、框架,与硬件、网络和操作系统交互的理论知识工具。有的人选择攻读研究生,但对于那些准备毕业就工作的学生来说,他们需要通过其他渠道获得经验,所以大家都参加一些课外活动来丰富自己背景。

      这很残忍,因为想体现出对某件事/活动的认真,你就必须每周花10-20个小时在它们身上,如果你是个leaer,那很有可能需要每周40+小时——这几乎是你学习之外的一份全职工作。

      我专心做两个课外活动:一个是校园工作,在学生计算机服务台,最终被提升为主管;另一个是“Harvar Crimson”,负责校报照片补充,以及对信息技术系统管理的领导进行拍摄采访。后来,我成为Harvar Stuent Agencies的IT主管,这家学生管理的非营利组织,主要提供校园服务。

      以上三个工作经历让我在求职时,帮助雇主了解我是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能力。


      最后一个问题是心理健康。

      波士顿位于东时区最东端,一旦进入冬令时,天黑就提前。从离开宿舍吃午饭到去艺术大楼的地下室上下午的摄影课期间,我只能看见一个小时的阳光,当我下课离开教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依我的经验来说,阳光对于缓解季节性抑郁很有帮助,所以我有一盏日光灯,对我来说它比金钱更有价值。

      每年秋天,我都会收到心理医生的信,然后把这封信交给教授,希望允许我季节性抑郁症时可以稍稍晚些交作业(11月是重症期)。其实在哈佛,这种现象很普遍,我并不是唯一季节性抑郁症患者,哈佛也不是唯一有抑郁症学生的大学。(美国心理卫生研究报告,超31%的在校大学生在过去的一年里经历过抑郁症。全美大学生正在以创记录的速度与抑郁症作斗争。)

       每当我绝望时,我都想:“为什么不直接去宾州呢?为什么选了哈佛?”


      说这么多并不是为了讲哈佛非常糟糕,没有愉快的事。其实,哈佛大学给我留下了很多美好的记忆:参加了受益匪浅的课程,讲师有里根和老布什总统时期的政府官员、有心理学家、有时代杂志评选的最具影响力的100人之一;结交了朋友,包括已在科技、政治、新闻等领域取得突出成就的人,他们都非常友好。哈佛的这些经历也帮我做好面对现实世界的准备。

      尽管历经磨难,我最终还是顺利毕业,只是偶尔稍微有点后悔:为什么当初没有选择别的地方。

如果此文章对您有所帮助,是对我们最大的鼓励。对此文章以及任何留学相关问题有什么疑问可以点击下侧咨询栏询问专业的留学顾问,愿金吉列留学成为您首选咨询服务机构。
分享到
去主页浏览TA的更多精彩内容 >>
上一篇文章: 能否拿Offer,到底取决于那几个方面?
下一篇文章: 佛罗里达国际大学热门专业有哪些呢?
相关推荐
免费领取留学手册
获取验证码
我已阅读并同意《隐私保护协议》
申请领取
温馨提示
我已阅读并同意《隐私保护协议》
确定
温馨提示
确定